党员互评50个缺点简短撰写(党员互评50个缺点简短领导)

近日,自称胡侃的胡锡进先生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8日,某君则在网上发表了《我和胡锡进先生的几点不同意见》。在此,我就某君的《几点不同意见》谈点儿本人的不同意见。

(老胡):第一,坚持原则,与违背基本原则的言行坚决斗争。但对‘违背原则"的定牲要多些谨慎,要长期保持扩大统一战线的意识。

(某君):原则就是原则,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沒有定义上的模糊地带。打大统一战线,更需要坚持原则,而不是在原则上面找漏洞,打擦边球。

斗争要讲策略,要有灵活性。策略和灵活性的终极目标,是守卫原则,不能本末倒置。

(本人):胡上面所言,是在讲坚持原则丶讲坚决斗争这一大前提的同时,表示对"违背原则"问题定性时,即对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原则性问题要持慎重态度,不可把非原则性问题也作为原则性问题来处理。对非原则性问题不可坚决斗争,而应采取讲团结,讲教育的方式。这才是老胡这段讲话的本意和要义。不把原则性问题和非原则性问题谨慎地加以分析并区別开来,都用一把斧头剁下去,那会造成乱象,并不能切实做到守卫原则。

(老胡):第二,处理问题就亊论事,不轻易上纲上线,可以批评如何错误,甚至有害,但不能随便给人安一个政治上的“罪恶目的",不能随意指控个人和机构"与外部敌对势力勾结,"也不应乱扣"文革余孽"的帽子。

(某君):现在很多人一犯错就说批评者是在上纲上线,这是贼喊捉贼。在纲在线的错误就应该上纲上线。网民有猜想和推断的权利,而这种猜想和推断并不具有权威性,也不损害权威性,仅供相关方调查核实作为参考使用。事实上,网友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正是他们的献计献策,协助相关方找到线索,查漏补缺。

〈本人):上纲上线是文革中的常用语。上纲上线意思是把发生的某些事情要上升到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纲和政治路线这条线来对待。说在纲在线的错误就应该上纲上线,这没错。但老胡不是说不可上纲上线,而是说不轻易上纲上线,因为,许多事情是人民内部问题,是经济,文化丶科技等领域的问题,不完全是涉及到阶级斗争的政治领域问题,不能搞政治泛化和阶级斗争扩大化。以前有一段时间,把包产到户丶种自由地等说成搞资本主义,要"割资本主义尾巴",现在看,这是错误的。至于说,网民有猜想和推断的权利,但是网民有把猜想和推断当成有罪的亊实根据,不经过认证就公开在网上攻击他人的权利吗?在上海防疫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有个別网民把责任推到张文宏医生身上,无端指责,甚至骂张是"卖国贼"。我们对此能支持吗?!

(老胡):第三,容错的解释也不妨扩大些,毛主席主张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一些过去做了错事说了错话的人和机构,只要真正展现出改正的原则,就可以给出路,让他们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某君):法律和道德毕竟不是佛家思想,不可能做到劝人放下屠刀就能等着立地成佛。容错也要看错大错小,小错可以容,大错天理难容。

比如恶性刑事事件,比如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这是不能宽容的,对这些大错的零容忍恰恰是对受害者的尊重和对公共安全的保障。

(本人):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给出路,这是我们党对犯有错误的人和事的一贯政策方针。延安整风时期,对犯了那么大错误,给党和革命造成那么大损失的王明,毛主席也还是给出路。七大期间又亲自做工作,使王明保留了中央委员职务。给出路,使当时犯有错误的同志能够主动认错和积极改错,使党的队伍达到了思想高度统一和发生了作风根本转变,全党实现了空前团结。这么好的方针政策,我们今天当然要继续坚决贯彻。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给出路是针对犯错误的人和事而言。但某君却偷换命题,将对象变成了挥刀杀人的罪犯和形事犯罪案件。犯错与犯罪有本质上的区别,怎可混为一谈?对此,不需更多反驳。

〈老胡):第四,倡导不害人,反对罗织罪名,不鼓励在网上用挖坑的方式,动辄对一个人翻旧帐。

(某君):现在提倡终身问责制,翻旧帐正是终身问责的体现。如果时间可以掩盖罪行,那还

终身问责干嘛。

如果不翻旧帐,,就会有刑讯逼供。如果不翻旧帐,就会有豆腐渣工程。如果不翻旧帐,就会有玩忽职守。

(本人):某君在这儿又偷换了概念或议题。老胡所讲的翻旧帐,是指某人或机构犯了但已改正了错误,已经有结论即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对这些旧帐不应再翻,以便让曾犯过错误但已改正的人或机构能够不背历史包袱,轻装创业干事。而终身问责,是指过去犯过重大错误(甚至犯罪)负有重大责任之人,当时没被发现、定性、处理,即使过了若干年,乃至离岗离休,这时被发现,也要问责。这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但当时沒能发现,现在发现也不能放过不管。这是旧事新断,不是什么翻旧帐,不能成为主张翻旧帐的理论依据。如果翻旧帐,犯过错误的人将一辈子背着黑锅而无出头之日。如果翻旧帐,犯过错误的人将惶惶不可终日心理因长期受到压抑而严重失调。如果翻旧帐,犯过错误的人将拒绝认错改错而使原来的内部性质问题转为敌对性质问题。

〈老胡):第五,官方应强化践行依法治理社会,各地制定任何政策都要确保合法,让法律成为社会包容性的根本保障。

(某君):法律是道德的底线,道德是有包容性的,法律是不应该有包容性的。

虽说“律法不外乎人情",虽说"法律应该有温度",但这人情和温度是道德层面对法律层面的补充,而不是法律应该具有的特征,不要混为一淡。

我国是人情社会,但包容性一定只能在道德范围内,而不应该用在法律层面。

〈本人):这又是曲解胡侃的本意。首先要说,社会包容性是不能忽视的。讲包容,不仅是中国的传统美德,更是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要求,因为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安定和谐,才能具有强大的内聚力,才能真正做到"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这里,要认真理解老胡所言,他口中讲的是社会包容,不是什么法律包容?不是要各地修改法律,地方也没有修改《刑法》和与之相关法律的权利。其强调的是各地制定政策时要强化践行依法治理社会的理念,体现法治精神。所谓法治精神,就是以事实为准绳,一是一,二是二。执法时,既不缩小事实,把二变成一,也不夸大事实,把一弄成二,这也是实事求是。也就是说,各地在制定政策处理社会性问题时,既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能夸大亊实,言过其实,搞罪加一等。而是要严格贯彻法制精神,保证各项政策合乎依法治理社会的要求,这就是让法律成为社会包容性的根本保障。这样讲,哪里不对?

细看老胡和某君各自的意见,老胡是站在解决人民内部问题的角度讲话,某君则是跑到对待敌我问题的角度发言,双方距离太远,不在一个地方,所唱出的调子肯定截然相反。某君看似理直气壮,实则似是而非,基本是对老胡本意的错解,甚至曲解。所以,本人认为需要对此做出正确理解及解释,以明辨是非,消除各种误解和模糊认识。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员互评50个缺点简短撰写(党员互评50个缺点简短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