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的发展现状分析(农村电商的发展现状与前景分析主要内容)

编者按:

随着电子商务的广泛深入发展,数字经济是新时代创新发展的核心抓手。中国越来越多的乡村正在拥抱互联网,淘宝村应运而生,商业和社会创新大量涌现,产业得以兴旺,淘宝村在返乡创业、灵活就业、减贫脱贫等方面,凸显出重要的经济社会价值,众多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全文约3875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导语

互联网的全面下沉、电商的纵深发展,肥沃了乡村产业振兴的上壤,也孕育了村民们一个个 “离土不离乡” 的梦想。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网上零售额达11.76万亿元,其中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5750亿元。

城乡协同发展下的消费联动、 商贸联动和产业联动

电商打通了乡村产品上行城市产品下乡的双向流通渠道, 将长期处千边缘地位的广大乡村地区纳入了生产与消费的区域网络大系统。我国越来越多的乡村加快拥抱互联网,利用自身的特色产业及资源禀赋优势,激活产业发展动能,形成一个个镶嵌在广大县域地带的 “淘宝村”,并从最早的点状场景逐渐扩散发展,走出了一条乡村互联网化、乡村数智化的新路。城乡协同发展下的消费联动、 商贸联动和产业联动。

互联网改变的乡土中国:从城乡商品的双向流通开始

新时期的乡村全面振兴要在城乡融合发展的新要求下推进。新型城乡关系应该是城市与乡村相互促进、 共生共存的一体化发展关系,这就要求城市和乡村在信息、人才、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方面双向流通。而电商正是从城乡商品的双向流通打开切口,并逐步推动信息流、人才流、 资金流的互动和联通。

在电商的多年积聚下, 2009年我国出现了以淘宝电商为突出发展业态的乡村经济特征, 如东风村、东高庄村、青岩刘村等。其中,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的东风村,被称为 “中国淘宝第一村。这个以“淘宝大道”“天猫路”“诚信大道”来命名街道的村庄,现已改名为东风社区。2019年东风社区的家具在网上的销售额超30亿元。目前,东风社区的网店数量有4000多个,家具生产企业有400多家。

而令人惊讶的是, 在2006年第一家网店进入东风村之前, 东风村并没有制造家具的传统。这个人均耕地不足一亩的小村庄, 村民过去的营生是养猪、制作粉皮和回收加工废旧塑料,是名副其实的 “破烂村"',当时的人均纯收入仅有2000元。接触电商之后,东风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具产业链条,以家具销售带动了包含板材、家具配件、家具摄影、美工、物流、快递、会计服务、专利服务、淘宝运营服务等完整的产业链的发展,一跃成为睢宁县的“ 明星村”

电商不仅成为东风村的财富源泉, 也重塑了这里的产业模式和生活方式。在以熟人社会为基调的乡村里, 东风村的网销家具模式快速裂变, 对周边村镇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辐射带动了周边 20 余个乡镇和行政村。

在2014年以前,淘宝村数量增加比较缓慢,2013年仅有20个淘宝村;而在2014年以后,随着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的实施,淘宝村数量快速增加,尤其是自2018年以来淘宝村每年的新增数量均在1000个以上。2021年淘宝村数量突破7000个,达到7023个,比上一年增加1598个, 连续第四年增量保持在1000个以上。

2009年、2013—2021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淘宝村数量变化

淘宝村背后的巨大支撑力是县域经济的产业基础。 目前, 淘宝村主要位于乡镇企业、 县域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淘宝村数量最多的三个城市分别为山东菏泽、浙江金华、 浙江温州。淘宝村数量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浙江占据六席。淘宝村数量排名前二十的城市均位千东部沿海省份, 约占全国淘宝村总数的71.2%。电商集中的县域发展迅速,如河北高碑店(箱包)、山西临县(杂粮)、江苏睢宁(家具)、安徽舒城(童车)、福建安溪(茶叶)、山东博兴(草编)、四川青川(干货)和浙江遂昌(竹茶生鲜)等。电商让县域经济绽放出新的光彩、缔造了新的传奇。

2020年淘宝村数量城市排行榜

淘宝村的 “在线城镇化” :乡村发展的时代亮点

乡村就业机会匮乏的背后是产业的缺失,人口、资金、资源等各种要素不断从乡村向城市单向流动。而农村电商通过打通农产品上行通道、对接供需市场、聚合产业新生态、催生市场新模式,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农村电商有效促进了农民返乡创业、灵活就业,让农民不需要离开土地,就可以成为新型农民、创业农民和产业农民,实现就地的“在线城镇化”。农村电商成为新时期助力乡村振兴的重要法宝。

淘宝村不仅仅是电商淘宝, 也助力县域产业生态的整合与建构。农村电商为乡村提供了连接市场的信息技术条件,逆转了乡村区位劣势,创造了在线服务业的新商业模式,使农民在从事基千土地空间黏性工作的同时,挖掘新的创收模式,助力乡村产业结构变迁,以及农民和新型主体的收入增长。从全国淘宝村的数据来看,淘宝村的电商家庭人均收入比其他家庭的人均收入高出80%; 淘宝村电商产品也不完全以农产品为主,而是以本村所在县域的特色产品和产业集群为基础。从近6年淘宝村经营的产品类型来看,产品主要集中在生活消费品、家电、 家装三大方面, 共性是便于储存和快递运输。

交易是农村电商的关键一环, 但支撑交易发生需要各个环节环环相扣, 这意味着产业链条的拉长和区域产业生态的建构。上游包括农产品生产、 农产品加工、 其他手工制品、 轻工业产品等的生产链条;中游包括仓储运输等物流体系、 网站设计等技术服务体系、 产品设计和市场营销等市场服务体系;最后(下游)才是平台上呈现的交易环节。因此,农村电商带动县域产业向复杂化、专业化、链条化和网络化发展,让乡村的产业丰富, 从而创造更多的乡村就业机会。

电商让乡村打破了地域空间限制, 更大范围地参与到经济网络中,也反向推动县域和村落成为区域甚至全球生活与生产体系中的一环,使乡村形成更为成熟的商业和产业生态体系。经济机会让城乡差异逐步缩小, 也为乡村带来了多产业融合发展的新价值。

市场化企业电商的进一步下沉, 让农产品上行更为通畅。以往农产品经常在短暂的销售季节内大糯上市, 农民缺乏定价话语权,市场上极易出现压级压价的情况。而目前一些电商企业通过打通 “ 最先一公里 ”、做好产地仓、完善供应链前端, 销售周期被拉长, 农民可以主动选择销售时机,进行错峰销售,有利于保持价格。在阿里巴巴的产供销体系中, 产地仓能做到与淘宝天猫、 盒马鲜生大润发等线上线下零售渠道对接, 这种基于数智化农业的产供销模式, 极大解决了农民的滞销难题。五大产地仓与遍布全国各城市的销地仓, 形成数智化的仓配矩阵和分销网络, 一年可以支撑100万吨农产品上行。

淘宝村在解决一部分乡村就业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发挥了就业创造机制的作用。农村电商的产业带动效应让更多农民有了“离士不离乡” 的就业机会。目前发展不错的淘宝村,年轻人返乡的现象明显,很多淘宝村的村民平均年龄在35岁。返乡入乡创业项目中,55%运用信息技术,开办网店、 直播直销、无接触配送等,打造了 “ 网红产品"; 85%以上属于第一、二、三产业融合类型,广泛涵盖产加销服、 农文旅教等领域贮农村电商培训、 电商运营等的发展提升了农民的技能,也在更广范围内激发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向中西部扩展:打破地域空间限制的新可能

乡村振兴的难点和卡点在千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产业振兴, 以电商为牵引的淘宝村模式能否进一步向内陆地区扩展, 为欠发达地区打破空间地域限制, 促进市场跨越, 迈向现代经济创造可能性呢?

2020年,欧特欧监测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县域电商零售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华东和华南地区,占到总量的75%左右。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西北地区的占比较低, 但从增速来看, 西北地区的零售额增长较快, 未来潜力巨大。目前, 刚刚脱贫的各县已经围绕农产品上行, 通过对本土特色农副产品进行重点扶持、开发、宣传,融合短视频、 直播等营销推广渠道,培养出了一批 “ 网红产品“,如劭海县的普泪茶、平江县的辣条、杨山县的杨山梨等,打通了脱贫县农产品出村的新通路,带动了脱贫县农产品供应链、 产业链优化升级, 提升了价值链

从2020年淘宝村、 淘宝镇的发展来看,农村电商的发展呈现进一 步向中西部地区扩散的趋势。海南、甘肃两省实现了 “ 零"的突破,新疆、贵州、云南、山西、 重庆、广西、 湖南、 陕西、四川等中西部省份的淘宝村、淘宝镇数量都进一步增长。中部地区的河南、湖北、江西三省增长明显,其中河南省淘宝村的数量 “破百 “,成为仅次于东部沿海六省的淘宝村数量最多的省份。

结语

不同于改革开放初期乡村从农业生产向加工业再向商业,从前端推动后端的变革,电商模式正从末端的零售商业出发,带动农产品加工和种植,以消费市场促前端生产,重新聚合乡村资源和要素,形成新的经济链条和模式。

内容来源:《数智驱动乡村振兴》

出品人: 阿里云研究院战略总监 陈雪琴

更多阿里云研究院出品的关于阿里巴巴集团数字化实践、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科技的最新趋势研究报告,请您关注“阿里云研究”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农村电商的发展现状分析(农村电商的发展现状与前景分析主要内容)